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库

对全国导游人员资格考试教材的思考

时间:2017-03-01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李志强

  □李志强

  2016年我国导游人员资格考试制度进行改革,相关出版机构出版了相应的教材,以备考试使用。作为一名从事旅游教育多年并在导游行业兼职工作10多年的导游专业教师,笔者认真研读后认为,相较之前的教材,本套系列教材在总体策划、体例编排以及评价考生知识水平、专业能力等方面体现了较高的水准。为更好地适应新形势下的导游工作要求,更好地体现统一教材的适用性,不断完善系列教材,笔者提出以下建议与思考:

  一、强调科学性

  教材编写应努力对接相关法规、标准,在考试大纲范围内,严格框定各科教材的范围。

  第一,做好与当前旅游法规、制度、标准的对接。近年来,一些与旅游配套的法律法规、制度不断健全,特别是2010年以后,我国陆续出台了与导游相关的多个标准。2016版教材在与最新的法律、法规、制度等方面做了较好的对接,但与导游行业的相关标准存在脱节或不对应的情况。如《导游业务》教材讲到的地陪导游人员、全陪导游人员的服务程序使用的仍然是《导游服务质量》(GB/T15971-1995),然而这个标准已被《导游服务规范》(GB/T15971-2010)取代。再如《导游业务》教材的一些内容与《导游领队引导文明旅游规范》(LB/T039-2015)、《旅行社行前说明服务规范》(LB/T040-2015)存在不对应甚至相矛盾的情况。

  第二,严格规划各本教材的范围,避免内容交叉。一方面,要严格区分笔试和面试教材。笔试教材主要侧重理论知识的介绍、解读,面试教材主要考察考生的临场发挥能力、规范化和灵活性处理问题能力。当前导游考试教材笔试、面试内容交叉严重,以面试教材为例,多个省市的地方面试教材在设计一些针对考生的“规范、应变问题”时,将一些属于笔试内容的“原则”、“态度”、“定义”、“素质”等问题列入其中,显然不合适,需要调整。另一方面,要严格区分各本教材的内容,现有五本教材中,《导游业务》与《政策与法律法规》教材存在不少的交叉重复的问题,各地的导游基础知识与面试教材也存在交叉重复的现象,各地的导游面试教材在设定“规范问题”与“应变问题”时存在模糊不清的现象,甚至一个问题在两本教材中出现两种完全不同的结论,这在某种程度上不仅耽误了学生的复习时间,而且还有可能误导学生,让学生不知所从。因此,在保证每科教材内容与体系相对完整的基础上,应突出以其中某科教材为主,其他教材不讲或简略叙述,不宜重复。

  二、突出实用性

  导游资格考试是一种职业资格考试,因此教材的内容要尽量符合职业教育的特点,突出对考试有用、对学生有用的特点。

  第一,对考试有用。以导游考试面试教材为例,多个地方的面试教材编写过于书面化,在使用过程中普遍存在实用性不足的现象。针对这种现状,面试教材要突出“三易”特点,一是评委易问,这就要求面试教材中的问题不宜过长,不拗口,更不能有歧义;二是学生易答,即学生回答评委的问题,可以用通俗易懂的口语表达方式来作答;三是评委易评,要求问题参考答案的编写要尽量按照点系来排列,不宜过于笼统,也要求问题答题要点要进行精心设计编排,不宜过多,也不宜过少。

  第二,对考生有用。作为导游人员入行的早期教材,不仅要有利于考生通过导游资格考试,也应该能够引导学生步入导游从业,并能够在今后的导游工作中产生重要的参考作用。但据调查,考生考到导游资格证之后,很少会在导游工作中去参照教材的内容执业,这充分反映出了导游考试教材的实用性不足的问题。要做到对导游今后产生指向作用,就必须将教材的内容与实践紧密对接,教材的编写过程,可以让具有丰富导游经历的行业专家参与,在教材编写出来之后广泛向社会征求意见,把考试教材做成精品,甚至成为经典,这对于提升我国导游人员的素质、提升导游执业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此项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参与。

  三、力求创新性

  2016版的教材较之前的多版导游考试教材做了一些创新,有较大的进步,但对照新的旅游业形势,发现创新明显不足,需要进一步加大创新力度。

  第一,教材内容要与时俱进。导游考试教材要能反映时代的要求,做到三个有效对接。一是与互联网时代对接。比如在《导游业务》和《现场导游》考试教材里,传统时代经常出现的误接、错接、空接事故的内容,在移动互联时代应该基本不会出现,这样的内容完全可以删除。二是与导游新业态对接。比如在《导游业务》和《现场导游》考试教材当中,传统针对入境旅游者的标准化团队旅游形式的内容,在当下已被国内旅游者的散客化旅游形式所替代,因此一些针对自驾游、定制化旅游的新业态知识应该更多地出现在教材中。三是与新生代的考生对接。现有教材对读者的界定基本延续了20世纪90年代的形式,即有一定社会经验的考生,然而根据历年的导游考试的情况,参加导游考试的学生已占据考生群体的80%左右,而且现在的考生基本都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末期,生长于互联网时代,其学习观念、理念与之前有较大的不同,因此教材的内容在遵循传统的同时更应该加入一些个性化的新内容。

  第二,教材编写体例要创新。2016版系列教材基本沿用了之前数版教材的编写体例,采用章节形式进行理论性阐述,学生普遍反映理论论述性内容过多,实践性偏弱,编写形式急需创新。一是可采用任务驱动、仿真模拟的形式来编写教材,并增列图表叙述,增加信息量。以《全国导游基础知识》为例,可以将其分为几大项目,在项目下设置若干任务(如:任务一、认识中国旅游业),并采用导游的口吻来叙述相关内容(如:你了解中国旅游业的发展历程吗?);在中国民族民俗部分,为便于学生掌握,可以采用图表的形式,将各民族的语系、信仰、服饰、饮食、婚俗等内容进行有序归纳;对于一些比较复杂的内容,教材中只需做简要介绍,在书的旁边设置“二维码”让学生可以扫描延展阅读。二是采用标准化的形式表述。细读系列教材,发现一些专用名词的叙述明显不统一,如“导游”一词,出现了“导游员”、“导游人员”、“导游”三种表述;又如“游客”一词,出现了“旅游者”、“游人”、“游客”、“顾客”四种表述;需要以相关标准为依据来统一这些名词。三是表述要注意趣味性,因为导游是一个能够给游客带来知识和快乐的职业,因此导游首先自己要对职业有兴趣,在传统知识性叙述过程中增加一些趣味性要素。以《政策与法律法规》为例,该教材的叙述过于传统,学生对此很不感兴趣,可以进行一些改革,如《旅游法》这一章的编写可以多增加一些发生在我们周边的典型案例,也可以增加一些导游关心的社会问题(如“《旅游法》颁布几年来产生了哪些具体的作用”),以此激发考生的学习兴趣。

  (作者单位:江西科技师范大学旅游学院)

责任编辑:郭凌志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