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库

乡村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开发利用

时间:2017-02-14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朱跃武

  一、乡村旅游特色营造的困境

  目前的乡村旅游主要的游玩空间基本集中在村庄的建筑街巷空间,尤其是古村古镇类的乡村旅游地,游人能够实现的旅游活动大多数是看看老建筑,逛逛老街巷,尝点小吃,买点土特产,对大农业生产空间的感知和体验几乎没有,如此,不但弱化了乡村旅游的特色和内涵,更重要的是游客的体验诉求得不到释放,这就直接降低了游人对旅游目的地的认知和感受,形成不了更加充分扎实的旅游印象,产生不了重游的渴求,最终导致目的地本身的形象特色和竞争力受到抑制。其主要原因:一是生活空间的开发基础更好,开发更容易,村民能够胜任;二是开发者未能充分认识生产空间在乡村旅游发展中的重大意义和开发价值,旅游资源观还处于人工构建的物质实体阶段;三是生产性空间的功能性过强,村民对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开发存在疑虑,担心影响可靠收入,进而降低生活水平;四是生产性空间的生产和旅游开发的矛盾协调起来有一定难度,资源整合、设计开发、利益分配等核心问题没有可借鉴的成熟经验。以上问题的存在,促使我们必须重视乡村生产性空间的重大旅游价值。


  二、乡村生产性空间的旅游价值

  乡村空间包括居住空间、生产空间,以及为生产生活提高原料和场地的自然空间,这种人格化的自然空间已经脱离了纯粹的自然性。其中的生产空间包括稻田、麦田、菜地、粮仓、草垛、打谷场、晾晒场,还有牧场、林地、鱼塘、果园、禽畜圈舍,以及相关的生产工具和设施占用空间。

  因此,乡村旅游不能仅仅局限于村落建筑民居本身,一定要有周边的农田、山坡、林木、溪流等空间的利用,而且还要作为重要的资源载体和产品依托来看待。因为乡村主要由生活空间和生产空间构成,两者是互为依存的统一体,农耕文化中由于农业播种、耕作、看护、收获等空间的一致性和稳定性才产生了定居的需求,出现了村庄这种最早的生活空间,其中的文化、旅游等综合价值值得重视。

  一是乡村文明的根源。乡村生产空间是乡村存续发展的根基,直接主导着村民的生活安排、民俗礼仪、道德情感、宗族传承、宇宙认知,没有对农业生产性的理解就难以全面认识中国乡村的过去和当下,更无法把握乡村发展的未来,乡村旅游恰好是实现这种认知的不二选择。

  二是乡旅特色的支撑。乡村的根基在于生产,生产性的文化沉淀与生活空间的结合让乡村旅游的特色更加彰显,增强竞争力,从而极大地增强乡村旅游的吸引力和生命力,提升游客的旅游舒适度和体验感。

  三是农业转型的依靠。农业从来都不只有一种功能,在古人的认识中,农耕空间是一种惬意闲适的存在,“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髻,并怡然自乐”。可见农田等场所是古人生活休闲的重要空间。因此,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利用是现代农业转型升级的可靠形式。

  四是土地增效的机遇。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开发,在不影响或少影响农业生产的同时可以减少农业生产对气候的依赖,提高农闲土地的利用价值,增加土地收益,改善农民的生活水平,提高文明程度,从而提升幸福指数。

  五是农业文化的救星。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化利用是千百年的生产性技能、技艺免于衰落消失的有效途径,可以最大限度地保留它的美学、艺术、景观和乡村情感等非生产性价值,通过生产性的空间、工具、设施、行为展示乡村文化的魅力,可以强化游客对乡村文化的理解、认同,进而实现传承。

  六是乡村生活的精髓。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开发符合乡村旅游未来的发展方向——乡村生活,有生产有居住有游憩有精神,才能是真正的旅游化的乡村生活,才能彻底让乡村在与城市的竞争中获得触底反弹的机遇,赢得应有的地位和发展空间。

  七是乡村景观的展示。生产性空间由于组成要素和生产形式的多样性,使得其景观性异常丰富多彩,五彩缤纷、千姿百态,越发错落有致,昼夜光华、四季农俗,更显劳作醇美,这是乡村生活空间的景观效果无法比拟的。

  与此同时,乡村旅游中生产性空间的利用开发又有着现实的紧迫性、必要性和可行性。必须大力挖掘乡村生产性空间的旅游价值,开发更具特色、更加丰富多彩、体验互动性更好的乡村旅游产品和服务。实际上一些地区已经在主动发掘乡村生产性空间的旅游价值,但是还不成气候,未成体系。因此,乡村旅游的开发升级必须在优化乡村生活空间的同时,大力开拓开发生产性空间。


  三、乡村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开发利用

  从全域旅游的角度出发,开发利用乡村的生产性空间,是推动乡村旅游升级,获得持续健康发展的动力,笔者尝试提出以下措施。

  一是功能多元。在自给自足的农耕时代,农业生产空间也不是单纯的农作空间,而是村民闲暇赏景休闲的好去处,还是乡村情感和民俗的表现空间。因此,在全域旅游全新理念的指导下,在保障必要的基于村民的生存性生产和面向游客的商业性生产的同时,乡村生产性空间既可以开发成特色游玩体验空间,也要积极打造旅游后勤配套生产空间,生产城市游客钟情的绿色食材、天然饮品、土特产品、手工艺品、纪念品、旅游辅助工具等。

  二是空间分类。乡村生产性空间根据功能要求大致可以划分为基本生产和乡村基底空间、农业景观和游赏休闲空间、乡村民俗和农事体验空间等三类空间。这三类空间并不是完全彼此孤立,而是可以转化兼容的,比如现在流行的大地彩绘基本属于第二类,兼有第一类的内容,但是笔者认为大地彩绘应该拓展更多的旅游功能,创造好玩儿的项目,通过丰富物种、营造层次、构建空间、融合周边自然环境,让游客置身大地彩绘内部,体验另类玩耍。

  三是村田一体。重视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开发,不应忽视现有生活性空间的旅游发展。未来乡村的生产性空间和生活性空间应一体打造,彼此互补,相得益彰。生活性旅游空间应是基本的餐饮、住宿、购物和民俗体验、乡村生活的空间,满足游客和村民的生活需求。生产性旅游空间是农事参与、农俗体验、农业生产、农景营造和农遗感受的空间。如此,构成完整的乡村空间,丰富旅游体验,提升游客满意度,释放乡村资源的价值,增加乡村旅游的效益。目前有些乡村也注意到了生产空间和居住空间的整合发展,比如江西婺源篁岭村充分挖掘了古村下的山谷坡地,营造农业景观,设置体验设施,游客可赏可玩也就为古村民宿创造了机会。

  四是活动策划。我国幅员辽阔,各地环境多样,农业生产、民俗非遗、民间娱乐等乡村活动,尤其是边疆民族地区特有的农牧业结合的生产活动方式和空间既是景观,更为乡村“玩乐”提供了绝好的空间环境,也是很好的旅游活动创新创意的元素,以此为依托编排的表演性的农事活动既有观赏性,也有参与性,更会生发良好的感受体会,同时促进游客认同并融入乡村,通过实际消费和自媒体传播支持乡村旅游的发展。如果达成上述效果,那一定是游客十分期待的乡村旅游产品。此外,乡村旅游活动的策划也要注重与传统体育、时尚运动、赛事节会创意结合。

  五是农事升级。现有乡村旅游的农事体验通常是稻作体验,主要是稻草人景观,以及插秧、骑牛、采摘等简单的农事,容易模仿,更容易泛滥。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些农事是以配角的形式出现,是为了充实丰富村庄游览的内容,延长逗留而被动开发的,乡村旅游开发经营者并未充分发掘生产空间和农事活动的价值,进而主动系统性开发打造农事参与体验产品体系。因此未来必须把打造以乡村生产空间为主体的乡村旅游放到与生活空间乡村旅游同等重要的位置,形成体系化多层次的乡村生产空间的农事旅游产品。

  六是景观多彩。生产性空间除了基本的农作空间外,还有服务农作的灌溉设施、溪流水塘、山林草木、粮仓稻垛、羊圈马棚等辅助性空间,通过设计,可以形成全新的乡村景观。因此,未来生产性空间除了优化作物颜色、果实形状、农作身姿、空间尺度等既有景观外,还要重视农作对象的层次营造、数量配比、种类搭配、静动结合、四季兼顾,大力创新开发灌溉设施、畜禽百态、生产工具、劳作技艺、四季林相等魅力景观。让生产性空间为乡村和乡村旅游增色添彩。

  七是农旅融合。这是目前乡村旅游普遍贯彻的发展理念,是绝大多数乡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因此融合的深度和广度在持续增强。“农旅”中的“农”就是乡村生产空间引发的农业,如果说村庄聚落是“乡村生活+旅游”,那么乡村生产空间就是“乡村生产+旅游”,如此,未来的乡村旅游应是“农业生产+村落旅居+乡愁体验+乡村旅游”的综合互融,这一远景的达成就必须充分融合农旅,奠定乡村发展的产业支撑,获取持久的发展动力。

  八是产业转型。从全国来看,农村的主要产业依然是农业生产,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化利用,让乡村产业的打造有了真正接地气可成功的基础。乡村衰落的表象是人口萎缩,本质是经济产业功能地位的悬崖式下降。生产性空间的旅游化开发,除了维持生存性和商业性的农业生产外,还可以产生系统稳定的旅游服务产业,带动农民劳作的转型和生活方式的进步,这有助于促进农村的产业升级,激发乡村的发展活力,让乡村收获与城市同样的发展成果,进而推动乡村的整体复兴与繁荣。

  (作者:朱跃武 单位:杭州华清旅游规划设计院)


责任编辑:郭凌志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