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全域旅游

“古村+民宿”激活松阳全域旅游

时间:2016-12-13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杨勇权

    满眼土坯瓦房,远近车马无喧,只闻鸡鸣犬吠,步入恍若隔世的冬日平田古村,不仅没有感受到冷清和萧条,反而能从不时传出的欢声笑语中,嗅出一种活力四射的生气。几十个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专业学生,正在浙江松阳“云上平田”民宿综合体游学,互相品鉴刚刚实地完成的写生作品。

    平田村的“生机”,正是浙江松阳以“古村+民宿”激活全域旅游的“镜像”。地处浙西南山区的松阳县,拥有格局完整的传统古村落超过100个,其中71个被录入“中国传统古村落”名录,被誉为“最后的江南秘境”和“古典中国”的样本。但置身于市场经济高度繁荣的区域,体量位居全国前茅的松阳传统村落,面临着保护和发展的双重压力。

    近年来,松阳县坚持把旅游业作为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战略思想的重要抓手,主动从旅游经济“引流”,以民宿促进传统村落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引导大众创新创业、促进农民增收,不仅为乡村复兴闯出一条新路子,还水到渠成地激活了全域旅游。

    星火燎原的民宿经济

    尽管是工作日,尽管单间888元的房价,位于松阳县西坑村的“过云山居”民宿却人气十足,三三两两的游客,盘坐在大厅明净的落地窗前,闲聊、品茶、听雨、发呆,欣赏窗外群山之间“云蒸雾蔚、杏黄如金”的美景,勾勒出一幅悠然的休闲画卷。自去年8月开业至今,“过云山居”入住率一直在97%左右。

    “都说旅游投资的周期很长,但目前差不多已收回成本,真想不到会这么快。”“过云山居”民宿主人廖敏智说,她和另外两个合伙人都是苏州人,初中同窗,去年来到西坑村考察,一下就被当地原生态的清代古民居所打动,当即拍板合伙投资200余万元。为了保证民宿的“小而精”,他们只建了8间客房,在民宿屋顶、地板、道路和色调等方面,最大程度保留当地乡土特色,打造一个“让人忘却烦恼的地方”。

    5公里之外的平田村亦被群山环抱,至今保留着“古村—梯田—山水”的完整格局。3年前,平田村的江斌龙回乡,租下平田村的28幢古民居(20年使用权),按照当地政府制定的古村建筑修复标准,充分利用本土建材,小心翼翼地给老房子“改头换面”。两年后,一个包含四合院餐厅、“木香草堂”和“爷爷家的青年旅社”民宿、云上茶室、农作物展览馆、艺术家工作室等平田慢生活体验区正式出炉。

    “谁不希望家乡好?我想跟更多人分享家乡那些珍贵的东西,同时希望唤醒村民保护和发展家园的意识。”江斌龙说,目前民宿80%的工作人员都是本地人,游客消费的瓜果蔬菜基本由村里农户供应。还有两户在外务工的年轻人返乡兴办起了民宿,实现了“家门口就业”,户均年增收30余元万元。而整个村庄荒地慢慢减少,村容更加整洁,人气逐渐复苏。

    现在,业内人士提到松阳民宿,都会评价一句“开一家火一家”,对外开放的过云山居、茑舍、云上平田、麒麟山居、柿子红了、小茶姑娘、松泰大院、近水楼台等精品示范样板已具备较高知名度和良好的市场效益,吸引越来越多工商资本进入松阳,一批新的精品民宿蓄势待发。目前,全县累计发展民宿289家,床位2602张,2016年1-10月接待游客129.41万人次,直接营业收入7681.92万元,同比分别增长20%和30%。全县民宿直接从业人员800余人,带动群众近4000人。

    宽严并施的行业管理

    最近,松阳又分别和上海稼圃集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杭州亦舍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总投资近3亿元的新的民宿旅游项目开发协议。

    上海稼圃集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民宿品牌“乡伴东方”,在长三角地区已投资运营近10家民宿。这两年,几乎每个月都会接到政府招商引资的邀请函,但很多时候因为“招商推介词与现实差距太大”,考察还没结束就打消了投资念头。但这次,尽管因为松阳民宿建设面临“台地多,且须跟传统古村建筑融合”的问题,每平方米建设成本要比其他地区多出2000多元,他们仍然选择了松阳。“乡伴东方”创始人朱胜萱解释说,他们看重的是松阳“山好水好古村好”,尤其看重当地政府真诚的作为。

    对于松阳政府在企业投资决策中产生的影响,杭州亦舍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雷晓华也深有感触。她表示,这两年,他们公司一直在寻觅中意的乡村,一个偶然的机会走进了松阳县陈家铺,发现这里古村落保护很完整,更重要的是,当地政府不光重视民宿经济,而且特别理性,招商引资的关口把得很严,政策扶持上,不照搬城市项目经验,在项目审批、容积率界定、消防管理等方面都有一系列的创新。

    口碑源于实干。近年来,松阳坚持以政府主推传统村落“活态保护、有机发展”,出台《关于加强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和利用,打造“松阳古村落”品牌实施意见》,每年整合中央及省(市、县)各级补助资金近4亿元,大力开展“拯救老屋行动”,以最少、最自然的人工干预,利用本土、原生态、环保材质,维持古村落完整风貌。同时,颁布加快旅游产业发展、农家乐综合体创建、旅行社投资民宿开发等新政,成立乡村民宿发展领导小组、民宿推进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民宿协会,集中力量开展乡村环境整治提升工作。

    民宿的核心在“民”,当然不能由政府“大包干”。为了凝聚社会力量,松阳吸引各地知名团队组建传统村落保护利用专家委员会,编制指导古村落建筑修复的专用书籍,并建立传统村落数据库和传统建筑工匠名录,挖掘培养传统建筑修缮修复技术人才293名,夯实古村民宿发展的基础。同时坚持“招商选资,一票否决”,严格参照发展理念、综合实力、文化知觉等“硬杠杠”,遴选引进一批社会优秀人才和优质工商资本。

    如今,松阳全域传统村落和1200多幢传统建筑实现挂牌保护,140多座宗祠、20多座古廊桥、60多公里古道得到修缮保护,60余台传统民俗节庆活动重新实现常态化展演。“古村+民宿”的乡村全域旅游发展,呈现出“大家搭台,好戏连台”的喜人局面。松阳也因此被国家确定为华东地区唯一的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示范县、全国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实验区。

    立意深远的谋篇布局

    日前举办的松阳县第二届“互联网+美丽乡村”发展论坛虽已结束,但一场以“共谋民宿经济创新发展”为主题的舆论争锋,在松阳才刚刚开始。

    “全域旅游框架里的民宿,不能简单等同于修房子、建床位。”松阳县代县长李汉勤表示,民宿既是乡愁经济、美丽经济,也是富民经济、强县经济,背后是完整的乡村生态系统。松阳民宿发展“略有成效,还在路上”。

    松阳县旅委主任王心阳认为,只有以全域旅游理念为指导,将松阳古村落的资源充分利用起来,才能做出有松阳特色的“民宿经济”,探索出一条以“全域旅游”带动全域乡村复兴的蹊径。而这,才是松阳竭力推动民宿发展的长远寓意。

    台湾南投县观光协会总干事颜峻瑜已两次考察松阳,他认为,民宿已经成为松阳旅游的重要内核,松阳民宿要真正适应中国全域旅游的发展,必须以人为本,开启心灵革命,从人的“再生”开始,向村民灌输“凝聚、团结、共同打拼”的概念,重点引导当地提升农村的居住环境品质,强化人文关怀,活化社区的资产,让人与土地和谐共生,引导每个农村社区在农旅融合中发展特色产业。

    浙江隐居集团董事长黄严表示,全域旅游背景下的乡村旅游,首先得有一个“活着”的乡村去支撑,这意味着整个村子的人要回流得越来越多,有生态,有生趣,有生意可做。尤其是当教育和医疗资源逐渐回归,乡村才是中国人真正可以承载乡愁的地方。松阳拥有宝贵的古村资源和优良的政治生态,只有保持好改革开放的发展姿态,扩大民宿对整个村庄的辐射范围,才能打造出乡村旅游的升级版。

    全域旅游的浪潮汹涌澎湃,只有重新认识民宿,才能在传统村落真正发展出美宿、优宿、名宿。松阳正融合各方智慧共筑民宿新梦:到2020年,全县将建成10个乡村民宿特色村,培育10个乡村旅游示范村,10个农家乐综合体(特色村),力争民宿接待规模达1万张床位,着力打造中国古村落文化和乡愁经济“双示范区”,构建一个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休闲旅游乐园。(杨勇权)

责任编辑:何宁
相关推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